吴凡:情动汇款单

2019-3-25 成都在线 CD.OL.CC

吴凡(金堂县)

小时候,当邮递员每个月某天在村外池塘边的老杏树下高喊:“贺嫂子,取汇款单了!”我和妹妹就分外高兴,因为母亲从邮局取了钱后就按她说的那样“今天给你们买肉肉吃。”那滋味从吃肉前到吃肉后,婉转缠绵于唇齿间,很长时间令人咂嘴咂舌。这些钱是在外工作的父亲从遥远的地方汇回来的,5元、8元、10元……直到我初中毕业,他一半多的工资就通过汇款单飞回我们母女3人身边。

后来,我到外地上学了,父亲又一边给我汇款一边给家里汇钱。为了这个“三分天下”的家,父亲常常加班,在那些白天黑夜“三班倒”的时间段里,他就连吃饭睡觉也跟囫囵吞枣似的。有些节假日他赶着值班,只为调休更长的探亲假,能在农忙时节赶回家分担一些活计。那期间,我爱上了摄影,总想有一部自己的相机。那个月,父亲的汇款单一到,我就迫不及待地买回心念已久的一部“凤凰205”。那一天,为了不饿肚子,我骗母亲说:“父亲这个月还没有寄钱。”于是,她勒紧裤腰带省下的200元钱又变成汇款单飞到我手里。

兴致勃勃端着“凤凰”取景、津津有味就着回锅肉下饭的我,哪里能触摸到这些汇款单上浸透着父母的汗水。直到自己有了孩子,孩子上大学去了,我每个月转给他生活费时,总是叮嘱他:“不要饿着自己!”此时,才懂得。

现在,我也拿到汇款单了。仔细瞅着手里这张特殊的纸:成都某报160元。一时,它撑开我思绪久远的帆。在外读书3年,每个月都有一张(有时是两张)这样的纸从父母那个“家”,飞到我这个“家”,最后那次取款已过去了23年,我早就忘记这世上还有“取款通知单”这样的事物了,可报社依然沿用着它,它就在我手中,焕发出无穷的生命力,以及翻滚的记忆。

“杏花结子春深后,谁解多情又独来。”母亲再也不会对我说买肉肉给我吃了……我给父亲打了电话,想和他一起把这张“取款通知单”吃了。

本文共1页1
来源:成都日报 作者:吴凡 编辑:成都在线
成都在线网友评论
更多资讯
成都资讯
社会万象